前不久,北京电视台播放了一条牛大爷探访萧太后河桥的短消息,这对于骑行过京杭大运河线路的我来说真的是一件好事,虽然京杭大运河的路是骑完了,可是大运河两岸及沿途所蕴含的运河文化却需要近一步的去了解、发觉与探访。
2020年5月30日星期六。今天预报有雨,头天晚上约骑的车友担心下雨取消了约骑,习惯了早起的我,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下地,做早餐、准备行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每周至少要一次骑行远点的路程,并且要在外面午餐,为的是养成习惯,为疫情过后走长途做准备,今天计划去萧太后河桥,临行前百度搜索了一下,从家到那里有大约50公里的路程,再细看似乎那里只是一个现在的公路桥,不像电视里所说的那种古桥,倒是有一处叫萧太后河码头遗址公园的地方有些可靠,于是决定先去码头遗址公园看看再说。
萧太后河在宋辽前为无名河,河水清澈、碧波荡漾,河内芦苇丛生,渔船密布,萧太后征战北宋的时候,曾经一度缺水,差役终于找到了一条河流,萧太后喝后夸赞水很甘甜,便问起水名。差役报这是条无名河,她就降旨以她的名字来命名。后来当地官府在此处建造的码头以及石碑、塑像、六角亭,当然这只是传说。
据相关史料显示,萧太后河是北京最早的人工运河, 位于京城的东南部,因辽萧太后主持开挖而得名,始于统和六年(988年),是北京成为国都以来最早的漕运河,最初是为运送军粮所用,后成为皇家漕运的重要航道。它比元代漕运的坝河早280多年,比元明清漕运的通惠河早300多年,而今依然是北京东部的主要河流之一。 明清笔记记载:“河面船只穿行,河岸行人如织,如同江南水乡。”
四十几公里,不到六点从家出发,用了不到三个小时骑行到距离码头遗址公园不远的路口,拐过弯见一座花墙上调着字,上写到‘’古运花海水岸‘’,以为这里就是遗址公园了,再往前走一看确实一处类似农家院的地方,有往前骑行了一段路,路的左侧有一所被铁板封住的大门,门口两边的柱子上有字,根据字的意思判断应该就是这里了。

被铁板封的严严实实的大门,旁边的小门也紧关着,似乎里面在施工,正在犹豫不定,一个中年男人骑着电动车来到门前,车筐里装着钓鱼的鱼竿,男子推开小门要进去,我赶紧过去询问,这里可以骑车进去吗?男子到,可以。

这是百度上以前公园的大门照片

进到公园里首先看到是公园简介的石块和萧太后塑像

萧太后塑像

公园里芦苇丛生,一条栈道通向一座六角亭

茂密的芦苇丛中有几个人在垂钓,丝毫看不出这里是码头的样子,与脑海里显现的场景截然不同。

六角亭也是现代的产物

出了公园,见路边的树林里鲜花朵朵,倒是比那公园有一些景色

给新车拍一张留念

这里显然不是要找的古桥,经过多次向路人打听 才晓得,古桥在张家湾,这才恍然大悟,看电视时只听到了古桥,却没把张家湾这件事记住,否则一定会直接就去那里了,

萧太后河桥称为‘’通运桥‘’古桥横跨在萧太后河上,桥北就是明清时期的张家湾城,桥南就是口子村

修建古庙的介绍牌

细看古桥上日久天长生成的车辙清晰可见,

桥栏杆上的石狮子,虽不像卢沟桥上的那样千奇百怪,但也是形态不一。

有的石狮子因风化已经不完整了

萧太后河是一条人工河,她与京杭大运河也是紧密相连的

桥头的神兽

城楼虽然是新建的,但是房屋的基座似乎是以前留下来的

城上的跺口

房屋的基座

远眺萧太后河

桥对面的村子

伸向远方

新的张家湾城

远看城墙

口子村的清真寺

具有异域特色的新楼房

返程时走在朝阳路上,正见北京目前最高的建筑——中国尊,尊为古代的礼器,北京目前最高的建筑物,意味着传承中华文化,引领新的征程,做为骑游爱好者来说,骑游是一种能够更深、更广了解中国各个时期的历史文化一个很好的方式,今天游览的萧太后河对于探访和了解京杭大运河的文化更是有了很大的、更多的收获。

3 评论

回复评论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